咨询热线

0353-6031454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国旗在娘子关重新升起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4-10-13

抗战时期,这个黄金时代的光辉,集中表现在一种和谐的上下级关系、同志式关系上。上级绝对相信下级,一个集团的军事首长与旅长一级军事首长在战场上拥有高度的机动权和专断权,即使在需要统一指挥的条件下也有充分的发言权。同样,下级又绝对服从上级,正式下达的命令不折不扣地执行,哪怕只剩下一个人,也要完成任务。 有人不了解当时的这种情况,以为百团大战就是彭德怀一个人独断专行地组织的,真是大错特错。彭德怀有时的确很严厉,不允许讨价还价,有时也很刚烈,天皇老 子都不怕,但他对战争是极为负责的。否则,后来为什么还把那么大一支志愿军交给他去打世界第一强国的军队呢?

出了这点波折后,所有的基本问题都解决了。1940年8月8日,朱、彭、左签署《战役行动命令》“限8月20号开始战斗”。

一路之隔的刘、邓、聂又“串通一气”,搞了点“土政策”,两大集团统一规定:“各破击队于20日22时开始动作。”

一台由朱、彭、左、刘、邓、聂、贺、关8位将军联合导演的好戏即将上演。

第五章

“我清楚地记得那一时刻”

我 清楚地记得那一时刻的情景,真是壮观得很啊!一颗颗攻击的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划破了夜空,各路突击部队简直像猛虎下山,扑向敌人的车站和据点,雷鸣般的 爆炸声,一处接着一处,响彻正太路全线。指挥所的几个年轻参谋激动地对我说,他们参军以来,还没见过这样红火的战斗场面。

这是一位年逾80岁的老帅在回忆百团大战的情景时写的,他就是聂荣臻。

老帅一生,打过多少大仗!有几次大战能使他激动得四十多年后还能写下如此感人肺腑的如诗如画的文字来呢?

1、国旗在娘子关重新升起

娘子关,太行山咽口,三晋门户,“天下第九关”。

公元7世纪初,李世民父子起兵反隋,李世民三妹平阳公主在河北树起义旗,组建了一支六七万人的“娘子军”。传说娘子军入晋时,在由河北平原进入山西高原的入口之处建关设卡。从此,天下又多了一道雄关———娘子关。

也许是娘子关的由来太动人,1300多年来,这道“天下第九关”还从无因战失守的记录。这种不败的记录在1937年10月被日军打破,娘子关的光荣,被那些一击就溃的乌合之众玷污,国人对此,无不深为怨恨。

快3年了,娘子关似乎越来越平静。于是,这里的驻军司令由师团长改为旅团长,又由旅团长改为大队长,现在,又换上了一个小小的中队长———池田龟市中尉。

“皇军”在此把关,谁敢来呀!1940年8月18日,池田懒洋洋地走进了办公室。

他坐在办公桌前,翻看各据点各哨所关于昨晚情况的记录。一片“正常”的字眼,既使他满意,又使他厌烦。

由于受摩擦战的影响和准备大举破袭正太路,1940年8月前,正太路受到破坏的事件明显减少,有的线段甚至创造“七个月内无事故”的记录。

日 军没想到这是大战前的寂静,反以为这是他们“改善”了铁路警备,“特别严格地实行了铁路爱护村责任制,明定赏罚”。所谓“爱护村责任制”,就是将铁路分段 划给沿线村庄“爱护”,100米一个哨棚,由村子里的老百姓轮流放哨。多久没发生事故,就奖给一点大米、面粉,一旦出事,就罚款、抓人、杀人、放火,还要 负责立即修复。这是一条利用八路军不忍百姓受到伤害而定下的恶毒计策,对我破坏敌人交通的行动影响很大,致使日军已从平汉路开始,逐步将铁路警备任务交给 伪军,或由1/3日军、2/3伪军组成的铁路警备队。这也是八路军由以往的零星破袭改为总破袭的原因之一。

正当池田无所事事的时候,令他振奋的事情发生了。

“太君,有情报!”一个中国便衣侦探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说,什么情报的有?”“共军大部队,正向程家陇底开来。”“大部队,多少人?”“有好几千人呢!”“情报的可靠?”“可靠,可靠,小的拿脑袋担保。”

程 家陇底在娘子关以西十几公里,属东塔崖警备队管辖范围。池田为自己的情报网灵敏广泛而感到高兴,却忘了他的情报人员平时连自己辖区内的情报都得不到(吕正 操率领的南下支队和罗瑞卿带领的抗大总校,都是在娘子关以西井陉以东地区安全通过正太线的),这时为什么把应由别人处理的情报也送给他了。

池田立即拨通东塔崖警备队的电话,将情报转告给他们。并同意派兵增援东塔崖,伏击共军。

刚派出一汽车“皇军”,一个傻乎乎的庄稼汉又来了。他是坡底村(娘子关以西约3公里)“自卫队”的队长。

“太君,太君,不好了!”“什么的有?”“我们村被共军占领了!”“共军,八路的干活?还是游击队的干活?”“八路,山里来的八路。”“多少人的有?”“数不清,有好多好多!”“撒谎的,死了死了的有,明白!”“明白,明白。”

池田立即调动主力,随着这位队长到了坡底村。一进村,八路的影子也没见着。

“皇军的厉害,汽车一响,八路的就跑了。”“跑了?哪里去了?”“小的问问就明白。”

找来几个村民,他们都说看见过八路。在他们的指引下,娘子关警备队的日军主力在深山老林一顿乱跑,一直闹到深夜,才回到驻地。池田打着哈欠,懊丧地在《娘子关警备队战斗要报》上写道:“夜半,在坡底村以南,急袭共军而破之。”

8月18日晚,我攻击娘子关的部队的确已出动,而且是有几千人,共两个团1个营又两个炮兵连。指挥员为晋察冀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郭天民、政委刘道生,不过他们距娘子关至少还有100多里。

8月19日、8月20日,类似的情报又送来了。没睡几个小时的日军只好又急急忙忙地出车奔袭。

连闹3天,池田中队长再也忍不住了,气急败坏地宣布:“统统回去,解除警戒!”

8月20日晚,尽忠职守的池田带领20名士兵乘坐最后一辆“急袭共军而破之”的汽车从地都村(娘子关以东约10公里)返回驻地。跳下汽车,掏出怀表一看:“差1分10点,又到了深夜。”

“立正!”“稍息,解———”

“散”字还没出口,“嗖”地一发红色信号弹飞上半空。几百发机枪子弹从300米外的山坡上扫来,中队长以下20人死伤大半。

好家伙,连续找了3天没找到的八路竟来到了大门口的300米处。池田还算不错,事后不忘记在《娘子关警备队战斗要报》上写道:

二十日夜,中队长以下二十人由地都村(河北省的一个村庄)附近乘汽车回到娘子关车站。当士兵下车,将撤销警戒,下令解散之际,却遭到来自西面三百米大路上机关枪的猛烈射击。

突 如其来的攻击给娘子关守军带来了一片混乱。天险娘子关,本来是很难攻打的。还在晋军驻守期间,阎锡山为了在军阀混战中保住山西,就在这千年古关上修筑了大 批工事,日军犯晋前夕,又重新加固整修。日军为了夺取娘子关,曾出动了第20师团全部和108、109师团各一部。现在这里的守军虽只有一个中队的日军和 部分伪军,但要强攻硬取,也非易事。所以,机智的八路军便采用调虎离山计,用假情报使日军东奔西跑了3天。这样,疲乏不堪的日军就大部分在车站周围的营房 内,山上南北呼应的4个大堡垒就空虚了。